<dl id="bctb1"></dl>

  • <track id="bctb1"><div id="bctb1"></div></track>

      <bdo id="bctb1"></bdo>
      當前位置:人間百態>奇聞異事 >   1866個縣城和2.93億農民工何去何從 總量增加增速放緩

      1866個縣城和2.93億農民工何去何從 總量增加增速放緩

      導讀:在構建新型工農城鄉關系中,縣城是關鍵支撐??h城位于城尾鄉頭,郡縣治、天下安。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最新印發的《關于推進以...

      在構建新型工農城鄉關系中,縣城是關鍵支撐??h城位于“城尾鄉頭”,郡縣治、天下安。

      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最新印發的《關于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的意見》(下稱《意見》),我國縣城被分為五大類:大城市周邊縣城、專業功能縣城、農產品主產區縣城、重點生態功能區縣城、人口流失縣城。

      1866個縣城和2.93億農民工何去何從 總量增加增速放緩

      縣城定位不同,建設思路是相同的——

      堅持以人為核心推進新型城鎮化,尊重縣城發展規律,統籌縣城生產、生活、生態、安全需要,因地制宜補齊縣城短板弱項,促進縣城產業配套設施提質增效、市政公用設施提檔升級、公共服務設施提標擴面、環境基礎設施提級擴能,增強縣城綜合承載能力,提升縣城發展質量,更好滿足農民到縣城就業安家需求和縣城居民生產生活需要,為實施擴大內需戰略、協同推進新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提供有力支撐。

      《意見》提出,到2025年,一批具有良好區位優勢和產業基礎、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較強、集聚人口經濟條件較好的縣城建設取得明顯成效,“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取得重要進展”。

      2025年還有一個目標指標值得關注,那就是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要達到65%。

      兩者結合來看,縣域將成為新型城鎮化的關鍵戰場。

      縣城為何如此重要?城叔梳理了自2010年以來國家統計局發布的“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”,從中可以為我們提供一些觀察視角。

      總量增加,增速放緩

      今年是國家統計局發布年度“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”的第12年。按照國家統計局標準,那些“戶籍仍在農村,年內在本地從事非農產業或外出從業6個月及以上的勞動者”被稱為“農民工”。

      總體來看,我國農民工總量從2010年的2.42億人,一路增至2019年的2.91億人,2020年疫情之下稍有回流,2021年離開了農村、離開了田地的人又恢復到2.93億的水平。

      總量還在增長,但是增速已經減緩了。2021年,全國農民工總量29251萬人,與2019年相比只增加174萬人。

      這種總量變化是多重原因造成的。

      首先是疫情,不確定性會促使農民工返鄉退守。其次是城鎮化,2020年底,1.2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,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45.4%,農村戶籍人口已相應減少。然后還有城鄉差距逐漸縮小、鄉村振興也在吸引農民工的回流。

      省內流動、本地增加

      2021年的2.93億農民工,41.29%是本地農民工,58.71%是外出農民工。

      所謂“本地”與“外出”,區別在于他們是否走出了戶籍所在的鄉鎮地域。離開了自己的鄉鎮,就算“外出”。

      2021年,留在自己鄉鎮的農民工又增加了,達到1.21億人,占四成有余;外出農民工雖然是主流,為1.72億人,不過占比一直在下降,從2010年的63.31%下滑至2021年的58.71%。

      這些外出農民工,來到其他小城鎮、地級市、省會城市或是直轄市,具體又分為跨省與不跨省。全國來看,外出農民工一直都是省內流動居多,占比過半,2021年繼續上漲至58.5%;跨省流動的農民工則持續減少。

      歷年的報告一直在打破“孔雀東南飛”的印象。僅看2016年到2021年,以京津冀、江浙滬、珠三角為代表的東部地區,雖然吸納了過半的農民工,但其總量已從15960 萬人減少到15438萬人,占比也從56.65%降至52.78%。

      珠三角地區尤其突出,2017年在珠三角地區的農民工尚有4722萬人,4年減少逾500萬,2021年為4219萬人。

      相比之下,中部、西部地區吸納的農民工數量占比出現明顯上升。2021年,在中部和西部地區的農民工數量相比2016年分別增加825萬、496萬。東北和其他(注:指中國港澳臺地區及國外)地區則小幅下降。

      本地農民工,平均老十歲

      整體來看,全國農民工的平均年齡逐年提高。2013年農民工平均年齡35.5歲,2021年已經達到41.7歲。

      從各年齡段數據來看,2017年開始,50歲以上農民工數量占比首次突破20%,隨后一路增長,到2021年,該群體占比躍居第一,為27.3%。

     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,21-30歲農民工占比不斷下降。2010年這群年輕農民工占比尚有35.9%,近年來一路縮減,2021年其占比首次跌破20%,只剩19.6%。

      對于年齡這個話題,歷年報告中屢屢提及,“青壯年農民工比重下降、50歲以上農民工占比提高”,這個現象已持續多年。國家統計局曾在報告中解釋,受農村人口結構變化、各年齡段特別是50歲以上農村勞動力非農勞動參與程度提高、農民工就地就近轉移增加的影響,農民工平均年齡不斷提高,50歲以上農民工所占比重提高較快。

      如果算上2.93億的農民工總量,2021年這群“大齡農民工”已經站在8000萬的當口。

      此前全國多個城市發文,對建筑行業用工年齡進行管理,禁止60周歲以上男性及50周歲以上女性從事建筑施工作業。當然,也有一些地方打了政策補丁,對于那些不能進入建筑業的“超齡農民工”,引導他們從事保潔、保安、倉管等工作。農民工群體越來越老齡化,不僅僅是建筑行業的特例,也是整體趨勢。

      說到農民工年齡問題,還有一個現象值得關注。

      報告數據顯示,本地農民工年齡偏大,平均年齡46歲,比外出農民工群體整體老了10歲。

      這群本地農民工,需要在戶籍所在的鄉鎮地域完成生產、生活以及未來的養老。

      城市落腳or返鄉安家

      從2015年起,國家統計局增加了農民工市民化的調查。歷年報告中,居住在城鎮地域內的農民工被稱做“進城農民工”。2016年,進城農民工為1.36億人,占農民工總量的48.22%。到2021年,進城農民工減少至1.33億人,占比也減至45.5%。

      住房方面,從2016年到2018年,三年時間購買住房的進城農民工比例提高了1.2個百分點,從17.8%增至19%。租賃是主流,占比逾六成。直到2018年,購買保障性住房和租賃公租房的農民工也不足3%。這一組數據自2019年起未見披露。

      隨遷子女入學方面,從2017年到2021年,義務教育年齡段隨遷兒童的在校率從98.7%提高到99.6%。不過,報告中提到,城市規模越大,升學、費用和高考問題越突出,在500萬以上人口的大城市這些問題更加顯著。

      主觀感受來看,在關于“認為自己是所居住城市的‘本地人’”的回答中,回答“是”的人數占比從2017年的38%增加到2021年的41.5%。同樣,報告中再次提到,城市規模越大,農民工的歸屬感越低,2018年在500萬人以上大城市中,該歸屬感的比例僅為16.8%。

      不管是大齡農民工也好,新生代農民工也罷,都會面臨在何處安家的難題。家與安穩的生產、生活息息相關,家與所能享受的公共服務密切聯系,家也與身份的轉變與認同掛鉤。

      城市落腳,進程緩慢。那返鄉安家這個選項呢?

      《意見》發布后,國家發展改革委規劃司有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給出一組數據:

      到2021年年底,我國城鎮常住人口為9.1億人。其中,1472個縣的縣城常住人口為1.6億人左右,394個縣級市的城區常住人口為0.9億人左右,縣城及縣級市城區人口占全國城鎮常住人口的近30%,縣及縣級市數量占縣級行政區劃數量的約65%。在城鎮化進程中,農民到縣城買房子、向縣城集聚的現象很普遍。

      我國到了工業反哺農業、城市支持農村的發展階段??h城,一頭連接城市,一頭服務鄉村。這位負責人提到,“推進縣城建設,既有利于適應農民日益增加的到縣城就業安家需求,又有利于輻射帶動鄉村發展和農業農村現代化,也有利于強化縣城與鄰近城市的銜接配合。”

      標簽: 縣城 農民工
      為您推薦
      曰本特黄一级a,亚洲国产精华午夜剧场,公交车上后面揉着她的双乳
      <dl id="bctb1"></dl>

    1. <track id="bctb1"><div id="bctb1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<bdo id="bctb1"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