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ion id="it6bl"><span id="it6bl"></span></option>

    1. <bdo id="it6bl"></bdo>
    2. <menuitem id="it6bl"><strong id="it6bl"></strong></menuitem>
      當前位置:人間百態>奇聞異事 >   中央文件首提人口流失縣城 哪些縣城面臨轉型

      中央文件首提人口流失縣城 哪些縣城面臨轉型

      導讀:全國共有300多個地級市,2800多個區縣。近日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關于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的意見》,提出全面取消縣城落戶限制...

      中央文件首提人口流失縣城 哪些縣城面臨轉型

      全國共有300多個地級市,2800多個區縣。

      近日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關于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的意見》,提出全面取消縣城落戶限制,完善市政設施體系,強化公共服務供給,分類引導縣城發展方向。

      根據文件,加快發展大城市周邊縣城,積極培育專業功能縣城,引導人口流失縣城轉型發展。

      這意味著,縣城發展迎來分水嶺。

      大城市周邊縣城快速向都市圈融合,產業強勁的縣城獲得獨立發展空間,而人口流失的收縮型縣城,則面臨被限制擴張的命運。

      這種背景下,哪些縣城將會脫穎而出?哪些縣城面臨轉型?

      01

      千億縣,都在哪里?

      目前,我國共有43個GDP破千億的經濟強縣。

      中國地大物博,地理環境多樣,資源稟賦不一,既有富可敵市的千億級強縣,也有大量經濟、人口規模僅與鄉鎮相當的弱縣。

      在我國2800多個區縣,有900多個市轄區,380多個縣級市,以及1400多個縣及自治縣。

      一般而言,市轄區屬于城市范疇,縣級市雖然也被視作城市,但本身還有縣的屬性。

      如果將縣、自治縣、縣級市視作廣義的縣城,那么在1800多個縣城中,只有43個GDP破千億。

      這43個千億縣,主要分布于東部沿海地區,中部僅有5個,西部僅有3個。

      其中,江蘇、浙江、福建、山東、湖南分別擁有17個、9個、5個、3個、3個,位居前列。

      這些縣城,基本都位于大城市周邊,屬于大都市圈、大城市去年的一部分,本身不乏優勢產業,經濟發展強勁,人口持續涌入,屬于“加快發展”的對象。

      這些縣域多數都以制造業見長。

      這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當屬全國第一大縣級市昆山,2021年昆山GDP達4748億元,超過貴陽、烏魯木齊、呼和浩特等省會城市。(參閱《富可敵省!誰是全國經濟第一強區?》)

      昆山處于蘇州中心城區與上海之間,位列上海大都市圈核心區域,擁有信息技術、高端裝備兩大千億級產業,2021年工業總產值邁過萬億大關,成為經濟強縣的典型代表。

      然而,作為中國經濟第一大省的廣東卻顆粒無收。

      這背后原因并不復雜,廣東以強鎮經濟和強區經濟突出。

      珠三角發達地區經濟強縣幾乎全部都已撤縣設區,而粵東西北本身經濟實力不強。

      02

      產煤大縣VS白酒大縣

      如果說東部和中部的千億縣多位于大城市周邊,那么西部的千億縣則屬于專業功能突出的縣城。

      換句話說,這些縣要么家里有礦,要么存在特色經濟產業。

      這其中的代表,當屬陜西榆林的神木市、內蒙古鄂爾多斯的準格爾旗、貴州遵義的仁懷市。

      神木、準格爾都是產煤大縣,其所在的榆林、鄂爾多斯,均為我國10大產煤大市之一。(參閱《南北差距罕見收窄!最新全國各省市GDP排行》)

      過去一年多來,借助煤價大漲,這些縣城經濟水漲船高,得以脫穎而出。

      與神木、準格爾相比,貴州遵義的仁懷市則以白酒產業聞名,大名鼎鼎的貴州茅臺就產自于此。

      遵義是貴州省的副中心城市,GDP總量直追省會貴陽,而白酒正是其最大支柱產業。

      數據顯示,2021年遵義酒的制造業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比重為69.3%,工業增加值早已突破千億大關。

      無論是仁懷還是遵義市,都已將白酒作為重點布局產業。根據規劃,到2026年遵義白酒產值突破3000億元,建成世界醬香白酒產業集聚區。

      從東部縣城的制造業,到西部縣城的煤炭、白酒等優勢產業,縣城有了不同的突圍之道。

      03

      哪些縣城人口在流失?

      人口流失,是絕大多數縣城都繞不開的趨勢。

      由于資源、人口正在向大城市、大都市圈流動,不少城市遭遇了人口持續流失的壓力,而部分縣城更是遭遇了經濟放緩、財政下滑、人口減少的多重困境。

      前兩年,國家發改委首提“收縮型城市”的概念,以鶴崗為代表的一些人口持續流失的城市進入公眾視野。

      與地級市相比,縣城面臨更大的人口流失壓力。

      畢竟,地市面臨來自區域之間的人口競爭,而縣城則面臨大城市、地市中心城區、周邊優勢區域的多重拉扯。

      那么,哪些區縣人口在流失?

      根據龍瀛團隊的最新研究,2010年-2020年,全國共有266個收縮城市,與前十年相比,增加了86個,總數占全國城市的4成左右。

      以區縣來看,全國共有1507個收縮的區縣,占比超過一半,總面積為440萬平方公里,覆蓋了中國近46%的領土。

      龍瀛團隊:2010-2020年,中國人口收縮的縣區市,新疆數據暫缺

      這些區縣,不僅包括傳統的資源枯竭型地區、中西部偏遠縣城,甚至連廣東、江蘇、浙江、山東等東部一些縣城,也面臨大城市人口持續虹吸的壓力。

      當然,人口流失最集中的區域仍是東北。

      七普數據顯示,在東北40個地市中,僅有沈陽、大連、長春3城人口正增長,其他全部負增長。(參閱《大拐點!16省,人口開始負增長了》)

      而黑龍江則是人口流失最嚴重的省份,也是收縮型城市、收縮型區縣最多的省份。

      04

      人口流失區縣的未來

      人口流失縣城,該如何發展?

      根據最新文件:

      推動人口流失縣城嚴控城鎮建設用地增量、盤活存量,促進人口和公共服務資源適度集中,加強民生保障和救助扶助,有序引導人口向鄰近的經濟發展優勢區域轉移,支持有條件的資源枯竭縣城培育接續替代產業。

      這意味著,與收縮型城市一樣,人口流失縣城同樣要強身瘦體,有必要的還要向周邊優勢區域轉移。

      至于坊間熱議的縣城撤并,也并非沒有可能。

      去年,全國政協委員李冬玉建議優化縣級行政區劃,對人口規模低于10萬人的小縣進行合并試點,減少行政資源浪費。

      李冬玉在建議中提及了一個案例:

      某縣2019年常住人口3.02萬,地方財政收入3661萬元,一般公共預算支出8.65億元,行政事業和社會組織120余個,財政供養人員6000余人。

      這個縣正是陜西佛坪縣。佛坪位于秦嶺腹地,屬于名副其實的袖珍縣,常住人口規模與財政負擔嚴重不匹配,若非借助持續的轉移支付,恐怕正常運轉都難以維系。

      不僅如此,即使只有3萬多人,本身還在面臨人口持續流失的困境。數據顯示,佛坪縣1990年代還有3.5萬人,2010年減少到3.3萬人,到2020年進一步減少到2.66萬人。

      雖然不是縣城都像佛坪一樣袖珍,但面臨人口持續流失壓力的不在少數,有的縣城在短短十年時間,人口流失了20%以上。

      當人口持續流失,不僅大規模公共建設無從談起,連財政自給自足都會成為問題,遑論房價這樣需要人口作為強支撐的資產價格。

      對于這些縣城,促進人口和公共服務資源適度集中,乃至引導人口向鄰近的經濟發展優勢區域轉移,甚至與周邊區縣進行撤并,都是大勢所趨。

      標簽: 中央 文件
      為您推薦
      曰本特黄一级a,亚洲国产精华午夜剧场,公交车上后面揉着她的双乳

      <option id="it6bl"><span id="it6bl"></span></option>

      1. <bdo id="it6bl"></bdo>
      2. <menuitem id="it6bl"><strong id="it6bl"></strong></menuitem>